|APH:耀中心、英厨、极东、味音痴|农药:基本都萌|魔道半退坑:薛洋迷妹|欢迎私信交♂流|

My life?It's just a timeline.

瑰丽的红,是花?
悬浮的花瓣勾勒出诡异艳丽的弧度。
有人称它为曼珠沙华,据说它是自愿堕入地狱的花朵。
有人称它为彼岸花,据说去往彼岸的路上,会看见一大片盛开的美丽。
有人称它为石蒜花,仅仅是因为它属石蒜科。
它拥有很多名字,但没有一个能真正道出这花娇艳姿态。

亚瑟柯克兰被眼前的景象震慑到了。如同百科书中的图片一样,石蒜花绚烂的绽放在眼前。
俯视也好,仰视也罢,入眼的尽是灿烂。
不过是睡了个觉,现在这是什么情况?亚瑟质问着不存在的人,尝试找到逃离的方法。
但不过是徒劳。
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才注意到现在自己站在一节阶梯上。
阶梯呈螺丝状,除却梯阶,四周一片灰暗。
他不敢随意走动,可他的手正在慢慢变得透明。
停滞就会消失吗?
看来,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亚瑟呼了一口气,搓了搓有些冰凉的手,挪开了脚步。
他打算往下走。
说不定往下就是出口,只要这楼梯不位于地底之下。

迈开了脚步,走了几分钟。
地板的感觉很奇怪,并不让人感觉站在实体上。
但这不会吸引到亚瑟的注意,因为他看到了人。
和他一样的人。和他同属脊索动物门哺乳纲人属的人。
那个人长着一双清湛蔚蓝的眼睛,如同以往在首饰店里见过的蓝宝石相似,上面架了一副没有镜片的眼镜。他有着浓金色的短发,细碎的金黄遮住额头。
要不是那个人眨了眨眼,亚瑟都要觉得那是一座雕塑,而蓝宝石是点睛的那一笔。
因为他的五官就像被仔细雕琢过一样。
亚瑟小声在心里说。

他踌躇着打算上去打个招呼。
看到那个人在那里站了许久,却一点没有要消失的迹象。
他正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向前。
那人却主动向他跑来。
亚瑟也往前走,不是为了什么别的。他发誓绝对是因为他不想要凭空消失。
导致二人就像许久未见的情人一样,不顾一切得往对方跑去。
那人跑的有些仓促,到了亚瑟面前的时候,呼吸也变得急促。就像追赶将要离开的巴士的学生一样,浑身上下都是高中生才会有的阳光气息。
亚瑟握手的同时用最老派的打招呼方式:“Hello.”
他脸上闪过一瞬间的惊讶,之后笑道:“I’m American.”
言下之意便是,他不会这样打招呼。
亚瑟笑得尴尬,收回了手。

“My name is Alfred F Jones and obviously you can call me Alf or Freddy.”
他说完以后还附赠了一个露齿笑,亚瑟似乎还看到门牙反射出的亮光。
这一定是错觉的,光都没有哪来的亮光。
相信科学能解释一切的亚瑟深信那一定是荧光剂。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明明空间内没有灯,甚至是完全密封的,但却一点都不会有看不见的问题。
亚瑟强迫自己不去想太多。
“I am Arthur Kirkland.”
这算是对阿尔弗雷德自我介绍的回应。
之后他问的直白,径直进入主题,把心中的疑问一泻而出。
“Where it is? How can I escape from it? It such a horrible space and I thought that I might disappear if I don’t keep walking. It’s true, isn’t it?”
“I won’t be apart with you. Keep clam, Artie. It’s your life.”阿尔弗雷德这样答道。
“My life?”亚瑟咀嚼着这两字。

他点了点头,牵起了阿尔弗雷德的手,就继续往前走。
“Wait. Where’s my scar on my forefinger?”
亚瑟发现,自己两个月前因为切菜,而不小心割到的伤疤居然消失了。
他心存疑虑,但的确是该走的时候了。
自己扯出来的话题总要自己结束,他想了想,道:
“Who’ll fucking cares about that. Let’s go, Freddy.”
二人相视一笑,慢慢地走。

他们侃侃而谈,大概就像失散多年的兄弟一样,又或是挚友。
何曾几时,他也有过一个弟弟。
亚瑟摇了摇头。
他隐隐察觉到了什么。
在路上他变得越来越小,不是大小,而是年龄。
或许往上走就是慢慢老去吧。
他不会后悔选择往下走,尽管是因为直觉才选择的。
但无论往哪边走,又或者停下来,他都注定消亡。
所以在死前,遇到阿尔弗雷德,可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笛声悠然,温婉的调子在无声的空间里有些突兀。
闭上眼睛慢慢欣赏之时,手却抓了空。
亚瑟睁开眼睛的瞬间看到了三个男人。
各有特色,但不可否认的是长得都很好看,几乎可以说是养眼至极了。
但都不是他要找的人。
这就是他跑向自己生命终点的原因。

“亚瑟他是疯了吗?”将黑色长发绑成低马尾的男人有些着急。
有着铂金色的中长发,光洁的下巴上全是胡茬的男人道:“他这个性子,认识了这么多年,你总该知道了吧?”
“不用担心,他这样做应该是为了爱。”米色短发的男人微笑着道。
可其余二人在他眼中并没有看到笑意。
“我以为你会喜闻乐见的。”
“我这不就是吗?”
“骗人。”

亚瑟此时正在往下狂奔,希望能再见到那人。
他跑了许久,跑到自己身上的服饰都变成了红色肃穆的军装。
他却没有像以往一样,停下来吐槽一下。
满脑子都是在乎的人,怎么可能会在意这些。
耳边传来争执声。
“I want freedom!”
“I won’t allow it!”
亚瑟只觉得头疼欲裂。
眼前一个个身影被打乱又重组,轻声诉说着一个又一个的故事。

他看到一场雨,他看到另一个他和没戴上平光镜的阿尔弗雷德。
他听到一声枪响,他听到人们的尖叫。还有谁的呜咽。

亚瑟停下脚步,看着环绕在身边的记忆碎片。
它们浮现在眼前,如同不真实的梦境。
转念一想,享受一下路上的景色也并不是坏事。
以前在哪里听过一句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虽然好像并不是这个意思,但是在有限的时间中,当然尽可能体验更多会更好。

太阳可不会落下,只要心脏依旧强大的话。[日不落帝国](19th century)
航海道路上是想被吹拂的风和希望能够实现的梦。[海盗时期](16th century)
火焰中燃烧的是谁的荣誉和伤痛?[百年战争爆发](14th century)
剑刃相向之时,削去的可是沙金色长发。
向往着诗人所描述的世界,自由和规章并存。[自由大宪章建立](13th century)
混乱的文案交由优美的字句整理。[古英语开始形成](5th century)
坐在哈德良长城上欣赏星辰美景,看着日月更替。[哈德良长城开始建造](2nd century)
泰晤士河旁葬下了一颗纯真的心。
艳阳下是不能被抹去的痕迹。
不可遮盖的不是你的历史,而是这片土地上撒过的鲜血和人们心中的信仰。

绚烂夺目的花火落下的时候,不过是灰烬罢了。
名为亚瑟柯克兰的男子,会回到他的故事去的。
嘘,可别打扰了别人的美梦哦。

----

简单来说就是国设眉以为自己是人设眉,梦到的是英国的历史。
历史老师看我这样写可能要拍死我。
I have tried my best, though. lol.
'cause it's illogical but who'll fuckin' cares about that.(请自行脑补一只二哈
味音痴的对话用英语是因为个人觉得这样比较有感觉!

梗是@渣文手夏雪熙 宝贝的,修改了一些设定。

希望大家喜欢嗷。❤
mmmp,我的lof一顿乱卡,只好重发一次。_(:з」∠)_

薛颜-国际长弧:

葬忆海:



最近发生的事肯定让很多人都觉得奇怪:为什么有些抄袭比原创还火?
我个人觉得抄袭者肯定不会单纯的只对着一本原创小说进行复制粘贴修改名字,高级抄袭会打乱被抄袭的那些小说中一些事情发生的顺序或者出场人物等等让“自己的作品”看起来和那些作品乍一看并没有什么地方相似。
抄袭者可能还会在ctrl+c、v的基础上适当加入多数人喜欢看到的梗。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抄袭那么容易火,我们为什么还要原创呢?
如果抄袭比原创还要热门还要容易出名,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人选择辛辛苦苦写原创?
我们都互相抄袭不好吗?
没有新意,千篇一律,点开一篇文看个大概就知道所有文的剧情走向。

岂不是省时省力许多?

当他们四处打压着游戏制作者,我没有出声,因为我只是一个玩游戏的,无论什么游戏究竟是谁做的只要好玩就行,谁会在意抄袭还是原创?
当他们四处寻找着绘画原创者,我没有出声,因为我只是偶尔看看好看的图片,无论是什么画风究竟是谁画出来的叠起来是不是百分之百重合,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最后他们终于找上了那些写原创小说的,他们要把这些人全都关起来,在嘴上贴上透明胶带甚至还要砍掉他们的手,我也在其中,只是这时候我已经不知道还有谁能够站出来替我出声。

我们为什么要反抄袭?
因为我们如果这样对那些原创作者不闻不问,那么最后这个圈子就只剩下一群妖魔鬼怪。

才华不会因为抄袭而磨灭,但是原创者的热情会。


【仏英】God arranged our life track(有一点米x我)

“呃、我觉得我这种情况算是一种病,这也是我来找你的原因。

我对一个人的爱只有一周,每个和我谈过恋爱的先生或者女士都说这听起来糟糕透了,却还是不厌其烦的想要和我发展浪漫史,或许这样是证明他们魅力的最好办法吧。

第一面都是一见钟情,一周过后就没有感觉了。那一周里我会对他们产生感情,说不出来是什么样的感觉,唔、暧昧的觉得他们很美好,大概就是这样。

事实上我所说的爱,是性欲。虽然我不会和我交往过的所有一周情人发生性关系,但是欲望你知道的。

看着他们秀丽的五官和优美的身材线条,欲望是有的,但我却从未想过和他们发生些什么。虽说是一周情人,但在看到我的帖子之前,我们甚至没见过面,对待他们也只是像朋友一样。我也不会有想和他们共度余生的想法。

但是有个人是例外,不,他是我的一周爱人。”

那个英/国人这样对我描述,在他说到爱人这个词的时候明显比平时温柔多了,就像绝世无双的剑刃收起了锋芒一样。

“能跟我仔细说说关于他的事么,柯克兰先生?”察觉到了那个人对患者的重要性,身为心理医生的我,自然是要问一问病人相关信息,或许那个人就是治疗这个英/国人的药引子。

“当然可以。他叫弗朗西斯,我和他谈恋爱的时候我还没有这些症状。”

“之后呢?”身为专家的专业以及那点私心,我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更多、更多关于这个英/国人的事。

“我和他认识是在三年前,”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足够发生一些什么了。我抑制住自己胡思乱想的欲望,咳了两声想要掩盖一些什么。“真正和他谈恋爱是四个月前,现在已经分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垂下了平常说话时微微扬起的眉角,一定很难过吧……

但是柯克兰先生的嘴还在张合:“我很喜欢他,应该说我爱他,但是都已经是过去式了,”我的注意力全在那两片嫣红的唇瓣上,伦敦这该死的天气让他的唇瓣变得干燥,微微起皮的嘴唇此刻却让我觉得迷人极了。

他怎么那么帅!!!他的眉毛长得也太完美了吧!!!

“弗朗是个法/国人,真不知道我们当初是怎么忍受对方的。不可否认的是,他真的很迷人。鸢尾紫的眸子看向我时盛满的都是温柔,恰到好处的礼貌,不会让人觉得不适又或者不妥,做爱的时候细心而又轻缓的动作……”察觉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的柯克兰先生脸瞬间涨得通红。

我点了点头示意让他继续说下去。

“嗯、我刚才说过了我是三年前认识他的了吧?那个时候我刚读大一,他是我的舍友,剩下的我不知道要怎么告诉你。总而言之,我就是这样和他结识的。”

“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应该说,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爱上他的?”我思索了片刻,给出了这个疑问。

“准确时间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刚认识他的时候,很抵触他的存在,”我微微颔首,英/国人和法/国人向来都合不来。“后来对他改观,大概就是上必修课的时候忘记带笔记,导致干坐了一整节课。知道我困境后的他,下课又手抄了一份给我的时候吧,我也不太清楚。”

他这样形容,害得我都想见见那个弗朗西斯了呢。不用复印而手抄一份,果然是法/国人呀,真会撩。

他接着道:“在那之后我们的联络渐渐多了起来,经常约咖啡厅坐一下午,又或者晚上去酒吧喝个昏天地暗,宿醉的时候也是他在照顾我。就这样过了两年多吧,他就跟我表白了。我也觉得我对他的感情足够深了,然后我就和他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我的声音不自觉的尖锐了起来:“什么时候有这个症状的?”

我猜他读懂了我的意思:睡前童话故事还是不要多说了,营业时间甚至都快要过去了,回到正题上吧。

事实上我只是因为单身太久,看不得别人描述他们美好的爱情罢了。

他呼了一口长气,答:“几个星期之前,也就是刚和他分手的时候。”

“那么你认为,你和他分手的原因?”

“……”他没有回复,我继续自说自话:“你虽然还爱他,但是这个病让你觉得自卑了是吗?”

“不是的……我才不可能自卑,明明是他先抛弃我的,我又为什么要为他的过错承担下一个自卑的名号?你这个局外人根本不懂!”他原本柔和的声音变得沙哑尖锐,似是崩溃边缘。

他正是需要安慰的时候,掌握好了或许可以成为治疗的转机。更何况是我语气太重在先,我也看不得他这张好看的小脸皱起来,拍了拍他的肩,柔下了声:“亲爱的,他当初是怎么说的?”

“那个混蛋、呜混蛋!”柯克兰先生孩子气地呜咽了起来,尽管室内开了暖气,我还是握住了他冰凉的指尖。“是他先要跟我分手的……”

“叮咚——”门铃声响起,生活总是这么戏剧化。我大约猜到了来者是谁,这个点还来这里的,不是朋友就是来找眼前这位小朋友的了。而我在这个城市才刚生活了两个月,还没有什么朋友。就算是朋友,也熟不到告诉他们我在哪工作的程度。

我放下了柯克兰先生的手,走去门口开门。

来人是一个扎着低马尾的男人,眸子里装满了焦急,他问我:“亚瑟在哪里?呃、我是说,柯克兰在哪里?”

我回眸看向了被来者提到的人。

那个来拜访的人,顺着我的目光看向了我的患者。我可爱的患者也似乎感受到了他炙热的目光,回首看了看这边。

“弗朗吉?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不是说好了不再见面的吗?”“亲爱的别赌气了,我只是回一趟巴黎探访我的父母而已,不带上你是因为你曾经说过你不喜欢搭飞机。”我听着这两人“拌嘴”,突然也觉得该要找个男朋友了啊。

“那这个人是谁?”柯克兰先生从怀里掏出来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美艳动人的女人,她环着那个弗朗西斯的手臂。

“宝贝儿,你知道的,她只是我的妹妹。如果不信我可以找天让你们见一面。”他作发誓样。

我非常不合时宜的咳嗽了一下,小声问:“所以那病的事?”

“……”亚瑟没说什么。
“病……?啊、你说的是那个只喜欢别人一周的那个病么?”弗朗西斯问我。

我微笑着说是的。

弗朗跟我说,亚瑟他确实有这个病,但是甚至是在弗朗都还没认识他之前的事了,早就已经治好了。

被骗的我却笑着,幸福就好了。柯克兰先生就算是赌气都那么可爱呢。



后来我把这段经历告诉我男朋友的时候,他笑了我一整天,一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笑声咋那么渗人呢?

Then I told this story to my boyfriend. He laughed at me for a whole day. But I just want to find out, why a charming boy's laughter can be so terrible and frightening?

现在呀,我们已经结婚了。我跟着我老公去了美国,那里市场更大。在伦敦的那栋小楼或许被改成了餐馆?也或许被改成了住宅。管他呢。

We were married recently. I followed my husband to US, the market of my job is larger. That small house at London which was my working place might be removed ,then build something like restaurant or a dwelling. But who cares?

我们很幸福,就像童话里的公主和王子一样,不知道亚瑟过得怎么样呢?我猜猜,可能还在伦敦,也可能去了巴黎。无论哪里,应该都和他爱人——弗朗西斯在一起吧。

We are blessed and happy just like the prince and princess in fairytales, but how do his life goes? I guess, he may still at London or went to Paris. Wherever but with his lover, Francis.

突然我有了一个想法,假如我还能见他一面,我一定要问问:“过得还好么?柯克兰先生?”

Instantly, I have an idea. If I can see him again, I will ask him: "How was your life, Mr.Kirkland? Good yeah?"

碎碎念而已

有时候都觉得自己博爱过头了(
all【】all吃得太多
也没有啥本命cp
本命角色倒是不少
墙头一天多一个
有时候有些cp真的雷也会被朋友说:
“你这么博爱,来、321啊——张嘴吃了我的安利”
再这样下去真的牙白(
人生一天比一天空虚
这辈子最充实的时候果然还在国内(冷漠
至少以前一周至少默写两次呀
作业又多,课后还去学古筝和拉丁舞
可以说真的是现充了
现在的我……哎、不说了
天天沉迷二次,作业又没有多少
老师上课又不教东西的(
比如今天学的Globalisation
老师:“I'm going to look for next topic just for 10 mins, make sure you finish all those work then.”
我:“...🙄”
可以说是非常绝望了

【极东】作茧自缚 「1」

#挑战用甜梗写虐文,可能会失败
#所以看到我不更了的话,其实真的不是坑了,只是写出来的东西不堪入目而已!

以下正文↓

或滂沱大雨,或绵绵细雨。下雨天都总是故事发生的时候。

春季是让人充满了美好想象的季节,但总爱下雨。三月的毛毛雨下得不多,但是空气中尽是雨水的气味。清新的味道像极了薄荷叶,为春季这道美味的甜点带来更深的层次。

王耀只是一个中等规模公司的一名普通员工,薪水不高,但也低不到哪里去。一个人生活,足够了。

他的生活也很普通,却很有规律,他的好朋友亚瑟总是调侃他活得像快要高考的学生。

早上六点半起床,洗漱过后到楼下的早餐店喝点粥,心情好了就叫两根油条、打包一杯豆浆,然后慢慢走去公司。完成了长达八小时的工作,就慢慢地走回家,偶尔路过烤串店也会坐下享受冰凉的啤酒和惹味的烤串。

甚至有时候王耀都要觉得,他的人生就要这么平淡无奇的过去。但是上天总是喜欢扰人安宁。

他的家门前,一个少年躺在那。准确来说,可以用小孩这个名词来形容,稚嫩的眉眼让他看起来才十二岁左右。微微皱起的眉头让王耀知道他不好受。

或许只是醉倒了的路人吧,他这样猜想着。呵,一个看起来就是未成年的小屁孩能喝醉?不,他甚至买不了酒。王耀只是找寻着让他脱离这件事的借口而已,他知道的。

那人好像看穿了他在想什么,睁开了他那双一直紧闭的眼睛。

“救我。”

无机质的眼睛里透露的全是对于自由的渴望,还有的就是,恐惧。

他在怕什么?

王耀弯下腰伸出手,对他柔声道:“怎么了?”

少年顺着王耀的手,一拉。王耀整个人都倒在他身上,他伸出了双手抱住了王耀的脖子,然后就像睡着了一样一动不动。

王耀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以后也抱住了他。

自此,那个男孩便寄住在王耀家。他身上有很多秘密,王耀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收养他,可能是因为不想要再看到别人那样绝望的眼神了吧。

关于那个孩子——本田菊,王耀知道的不多,但是他知道,本田菊想要逃离他以往的家,于是他收留了他。

本田菊是个日本人,但是出乎意料的,他的中文却说的不错,除了一些艰涩难懂的字眼以外,基本聊天和一些使用了简洁字句的文学作品都是能够明白的。

本田菊本来的语言学校肯定是不能读的了,他要远离他的家人的唯一办法就是断绝所有联系方式,包括了学校。王耀不是老师,对于教育孩子还是一知半解,况且在香/港,孩子没在学校注册的话监护人是会被叫去警察局喝茶的,所以他决定让本田菊换一所学校。王耀是毕业以后才来这里工作的,他对于这边的学校的情况是完全不清楚,只能请教一下别人了。

哎,有了孩子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啊,王耀一边感叹着人生一边摆弄着桌上的茶具。

衣衫摩挲的声音在只有两人的房间里被无限放大,王耀回头就看见了把白衬衣抓得变形的本田菊,他的肩膀在颤抖。

王耀柔和了眉眼,环抱着他薄弱瘦削的身体,尽力安抚情绪低落的本田菊,想着要给孩子做点好吃的补补营养才行,现在可是长身体的时候呀。

梦到了时空穿梭

刚刚午睡的梦
还记得一点
意味不明

“我独自活在月球
那片荒芜的土地
突然有一天,我的世界来了另一个人
他描述着他那边美好的景色
可我却什么都看不到
月球表面凹凸不平,有时候跟他说话,入神了
就会因为没注意到脚下而被绊倒
他不知道我不是活在那个星球上的人
总是笑话我地面明明是平的却能摔倒
我喜欢他
喜欢他嘴里的风土人情
喜欢他眼睛里映着的星辰
喜欢他脑子里的怪点子和传说故事
希望他所珍视的一切能够传承千年”

Sweptfeeling:

暴漫王尼玛在知乎的回答,谢谢这些公众人物的发声

假如联五打农药

#放飞自我
#历史课太无聊了没办法
#积分好难打啊,这辈子估计都上不了大师,说的是撸(x

#农药也感觉上不了王者,绝望


今天联五还是一如既往地和平呢。才怪。

亚瑟看着今天已经被弗朗西斯惩戒掉的第三个蓝,他想要强忍着骂人的冲动,但是架不住内心深处传来的愤怒:“你tm玩个荆轲抢什么蓝buff???”

“当然是为了减cd啊小亚瑟,不然沒技能怎么gank?”弗朗西斯回答的看似很有道理,仔细想想其实也对,蓝buff是能减惩戒cd的啊(滑稽

才不是因为早用早cd呢。

亚瑟已经无话可说了,放下手机就想和弗朗西斯来一把真人皇城solo对决。

“诶别别别、”阿尔弗雷德看着两个人要打起来的样子,上去就是一顿劝说。

“还在打排位呢是不是,别气了。”他柔声安慰在崩溃边缘徘徊的亚瑟。

“要不你下次也带惩戒?跟他比一下惩戒技法咯。”阿尔弗雷德朝亚瑟眨了眨眼睛道。

“???”

看着亚瑟想要上去干两个的趋势,王耀连忙拉住了他。

“下把你玩个不要蓝的中单吧。”伊万开口。

亚瑟心里肯定是气不过的,但他也知道自己干不过三个人。

只能暂时妥协,然后继续在心里诅咒他们。

说起来可能不信,这群人还是职业队呢。

任性的大爷们也是蝉联了三个赛季的冠军,打法多变,最常见的就是前期中野联动先抓崩一路,然后中期野辅带节奏,apad埋头发育,也会因为bp调整节奏。通常在前期积累了这么大的优势的情况下,中后期的团战对面是打不过的,胜利自然也是唾手可得。

平时打自己号的时候,虽然大爷们更多的是研究战术,但是开黑嘛,总会吵吵闹闹的,就都当娱乐局玩咯。但是对于比赛,他们还是会拿出百分百的实力与精力应对的。

亚瑟是中单这个大家都知道的,其他人的位置倒是挺多变的,但是上单通常是伊万在玩,打野是弗朗西斯,下路射手是阿尔弗雷德,而王耀则是辅助。

你问他们为什么?
亚瑟表示他会魔法肯定是要玩法师的。
伊万人算是挺老实的,但是打游戏的时候常常莫名其妙就开始浪,线上压制力也够,所以就玩上单了。
弗朗西斯当初开始玩打野的原因是因为他觉得刺客英雄大多数都很帅,真的是万恶的颜控啊。
王耀玩辅助的原因和弗朗西斯有异曲同工之妙,啊辅助英雄和滚滚一样又暖又可爱。
阿尔玩射手完全是因为吨位,难道不是吨位越高的人玩的c位越稳么?

好啦,以上全是开玩笑。

联五给出答案:爱玩啥玩啥你管我

一个很迷的梦

哈哈哈哈哈哈

毒奶萝卜君:

写在前面的话:这是一个非常奇葩的梦,因为太奇葩了,我决定给它记下来,不然觉得自己对不起人民对不起社会……以及,正常情况下,墙串子是一种灰褐色的有很多脚,长得有比蜈蚣肥点还短点的虫子…因为可能有的攻君怕虫子,就不放图片了~还有就是不要纠结里面的逻辑关系,毕竟……能做出这种奇葩梦的人能有啥逻辑啊2333


以下~正文开始~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我和女朋友在床上讨论是萝卜和芹菜榨汁更难喝还是萝卜和西红柿榨汁更难喝。她说是其实芹菜和西红柿榨汁是最难喝的。我不服,于是去厨房搬出来榨汁机准备和她展开一场关于黑暗料理的年度大战。


榨完之后我去取杯子,然后意外地发现,妈的杯子里怎么有这么多墙串子啊!!密密麻麻地一摞!还特么是绿色的!丫你们不是应该爬墙的么?!跑老子杯子里搞什么基啊?!于是我本着生命诚可贵作死价更高的原则,戳了一下,然后……我被咬了……还挺疼……


我没在意,毕竟北方也没啥特别牛逼的虫子,随便揉了两下接着洗杯子去了。但是回到屋里之后,我开始头晕,冒虚汗,眼前的东西都是扭曲的。


我下意识想到了被墙串子咬的那下。再看手上伤口,已经开始变白,溃烂,冒脓水…然后,处于濒死状态的我靠在沙发上开始想象天堂里的小姐姐…


你以为这是恐怖片?


不!!!


我在幻想小姐姐的时候脑海里闪过一个奇丑无比的身影,她飞过来要吻我!!吻我啊!!沃日!!!妈的吓得我瞬间绷紧思维!我开始仔细分析前因后果,然后得出结论——这是梦!没错!!这一定是梦!!


回光返照般,我蹦起来开始大笑,“劳资真他妈是个天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门外传开了邻居踹门的声音,“你又发什么疯!”


虽然被骂了,但至少我放心了啊。


可能是因为太放心了吧,梦开始朝奇怪的方向发展……


我死了。又复活了。怎么复活的我不知道。反正我醒来的时候自己正坐在鎏金王座上,位居中央,光芒万丈。


我享受着在梦里称王的快感,忽然听到坐下传来一个整齐的声音,“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飘飘然地向下看去………


墙……墙串子?!一群红棕色的墙串子排成整齐的方阵,对我俯首称臣。对!红棕色!!差不多就是溴水的颜色……而我,我他妈居然在墙串子国称王了!!!!


我赶紧瞅了自己一眼,还好,我还是人…


他们弯腰的时候颜色会变浅,然后,我莫名地想到了皮皮虾……然后…我…饿了………


当然,饿只是一瞬间,毕竟我下面的是我的臣民啊。


溴水墙串子对我说他们被邻国墙串子欺负了,也就是之前提到的原谅色墙串子。


这他妈我能忍?!身为一位王!!怎能眼看着我的子民受辱?!于是我率领溴水墙串子开始攻打原谅墙串子。其间我还设计了简易的连杆机构,睡醒了之后我算了一下,妈的居然能动?!我真他妈牛逼!!当然,这些是后话。我们胜利以后,我的丞相告诉我,按照墙串子国的传统,作为胜利者,我可以迎娶战败国的公主。


我虎躯一震,让我迎娶一只墙串子?!这他妈还不如让我被天使大妈亲呢啊!!


我被吓醒了……基友一脸鄙视的看着我。我问她咋的了?她说我醒之前很大声地喊了一句,“靠!老子不娶墙串子!”


我:……


所以说不正经的人做梦,哪怕是噩梦也正经不起来啊……

三句话

#上课不听课的产物
#什么圈都有,将就着看吧

#晓薛
错。
还是错。
步步皆错,甚至从一开始就错了。

#瑶薛
两个恶人相逢,偏还要假装惺惺相惜。
后来。
怎么可能有后来。

#邦信
狡兔死,走狗烹。
放任。
总归是心存芥蒂。

#良信
信,你不守信。
良,可曾从良?
可曾理解过?

#备香
一切只是为了兄长和吴国。
从未爱过你。
只是,需要这么做而已。

#极东
谢谢你。
教会了我要谨慎交友。
可我,从来只把你当弟弟,不是朋友啊。

#南北
从什么地方开始就从什么地方结束。
我要回去了,阿绫。
不是赌气,这回真的是再见了。

#双兰
守护长城,为了国家和家人。
摧毁长城,亦是为了国家和家人。
身不由己的事,太多了。